高松山


可被实验检验的超光速理论
[2007-10-16]

关于物理学中几个问题的说明 [2009-2-24]

新快子论与超光速研究    联谊早报(第六期)(2008年10月2日星期四) [2008-10-4]




标准时空论是主观意识的产物 [2007-9-26]

 

标准时空论是主观意识的产物
    作者:高松山        日期:2007-9-26        浏览量:38

 


标准时空论是主观意识的产物

 


邯郸
   高松山

 

 

标准时空论出于为了“实现与外星文明的超光速联系”这一主观意识的需要,从中国古代元气论出发,推断出应该存在一个超光速世界,并称这个世界是弥散态,而元气总是处于超光速运动之中,请问,这里的元气——超光速物质指的是什么?按照文中的说法是:“弥散态背景场、缔合场是连续性的超光速物质”,这样就出现问题了,按标准时空论将物质世界分为亚光速世界和超光速世界,亚光速世界为聚集态,而超光速世界为弥散态,亚光速物体随着运动速度的增大而长度收缩、时间延缓、质量增加,但超光速物质随着运动速度的增大,长度伸长、时间缩短、质量减少,既然超光速世界为弥散态,怎么又可推断出长度、时间的变化这一聚集态世界才有的性质呢?可见其前后的推断是矛盾的,看来以中国古代元气论与现代科学联系起来探讨超光速问题是不可取的。就目前的情况看,相对论依然是被实验事实所支持的最卓越的经典物理理论,它是经典物理发展至今的顶峰,标准时空论概括不了狭义相对论,狭义相对论也不是标准时空论的近似,那么如何应用狭义相对论去解决当前的超光速电磁波实验呢?我是这样认为的,由相对论的质速关系式,当V>C时(这里取V>C是合理的,因为速度V并非一定要与坐标系的变换相联系),取其静质量m0为虚数,具有的物理意义是与光子一样的:光子与快子都没有静止质量,说明(对于我们亚光速世界来说),即没有以光速运动的参照系,同样也没有以超光速运动的参照系,即不存在所谓的超光速坐标变换。

从这一观点出发,并与量子论相结合也能很好地解释量子隧道效应的超光速实验,而并不需要标准时空论来解释,标准时空论只会带来思维的混乱。

关于我的观点可查看《会前新闻》栏目(20)、(44-11)。

我的主要观点是:光的粒子性不仅是指光子,而且还应包括快子,而它们的波动性都遵从麦克斯韦的电磁波动理论。快子是超光速运动的光子,而光子是快子的最小能量态;光子获得能量后可变为快子,反之,快子失去能量后变为光子。这一观点也回答了超光速物质是什么的问题。因为可以观察到的宇宙完全是由光和物质所构成的。

 


参考文献:

1. 谭暑生,超光速运动、绝对参考系和标准时空论,2003.11

2. 高松山,超光速运动的粒子伴随电磁波的可能性 《中国高等教育教学研究》中国农业科技出版社,2006.3

3. 高松山,论超光速与电磁运动的统一 《中国高校教育研究》,中国农业科技出版社,2007.2